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硬科技理念提出者米磊:硬科技是中国实现新一轮技术创新的关键

2019年12月31日 07:57    来源: 证券日报    

  米磊(左)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

  本报记者 朱宝琛

  认识并慢慢了解硬科技,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多人的回答或许会是在2018年11月份科创板提出之后。

  不过,在2010年的时候,有一位中科院博士大胆地提出了硬科技这一理念,希望新时期国家和社会能够重视硬科技、发展硬科技、掌握硬科技。

  这一理念,源自他长期从事科技成果产业化的体会,并目睹和观察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中国经济发展面临人口红利消失等问题,意识到中国经济增长发展面临巨大压力,认为我国科技力量还未充分支撑中国经济的发展,需要解放9000万科技人力资源的脑力生产力,释放巨大的创新红利,推动我国经济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以支撑我国新时期经济发展,实现由跟跑向领跑迈进。

  这位博士,就是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陕西光电子集成电路先导技术研究院执行院长米磊。彼时,他刚过而立之年,在中科院西安光机所从事科技成果转化工作。

  经济的本质来自于科技

  硬科技是底层的“发动机”

  “硬科技就是比高科技还要高的技术,这个说法很有趣,我记住了。”这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016年6月份在视察中科院“十二五”科技成果展中科院西光所中科创星展台时,听米磊解释完硬科技概念时的一番表述。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米磊表示“自己并没有刻意去讲,只是告诉总理,我们是做硬科技孵化的企业,总理就把我打住了,问我什么叫硬科技,我解释了两句之后,总理就说了上面这几句话。”

  作为中国自然科学最高学术机构的科研工作者,米磊熟知中国科学院每年有大量的科研成果,不少都达到了世界级水平。但是,很多重大成果也需要具体的工程化应用。

  米磊最初提出硬科技理念,主要适用于光电芯片、人工智能、航空航天、生物技术、信息技术、新材料、新能源、智能制造八大领域。

  “这些技术,区别于由互联网模式创新构成的虚拟世界,属于由科技创新构成的物理世界,是需要长期研发投入、持续积累才能形成的原创技术。”米磊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硬科技不仅仅是一个企业生存所需的、难以复制且长期积累的核心技术,更是中国实现新一轮技术创新的关键。

  他认为,真正推动经济发展的本源还是要来源于科技。“人类是先有了知识系统后,才有了经济系统,有了经济系统后才有了社会系统,这三者是循环往复的。而当你发现了一个新的知识后,就会有一个新的系统出来。”

  对此,米磊以吃螃蟹为例进行说明:在人类不会吃螃蟹之前,出现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发现螃蟹很美味而且没有毒,那么,螃蟹就进入了人类的经济体系中来。如果所有的人都觉得螃蟹有毒,不能吃,那么,就算是有无数个螃蟹放在你面前,也无法带来经济价值。而当你觉得螃蟹能吃,这就是一个知识,那么螃蟹也就有了价值。

  “所以,整个经济系统是由知识系统来推动的,这是一个底层逻辑。”米磊说,现在全球经济出现下滑,是因为之前的那些知识系统被消化完了,必须要有新的知识、新的科技来带动经济的增长。“经济的本质是来自于科技,硬科技更加重要,是底层的发动机。”

  他进一步表示,未来30年,硬科技会成为整个世界的发展原动力。但是硬科技是需要长期研发投入、持续积累才能形成的原创技术,具有极高的技术门槛和技术壁垒,难以被复制和模仿。“当前国家加快推进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为硬科技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生态环境,科技创业必将是未来30年的主旋律。”

  科创板肩负着

  引领经济转型的使命

  从2018年11月份提出,到今年7月22日首批企业上市,科创板自推出以来,一直备受各方关注。

  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肩负着引领经济发展向创新驱动转型的使命,也承载着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改革的初心,对于进一步提升资本市场功能,更好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高质量发展具有独特的作用。

  米磊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在科技创新中,实体经济是肌肉,虚拟经济是脂肪,金融是血液,硬科技是骨头。国家经济健康发展核心在于强肌壮骨,避免脱实向虚,而金融作为血液是国家经济强肌壮骨的重要基础。设立科创板就是从宏观建构上将金融创新和科技创新统筹起来。

  “可以看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是增强金融服务科技创新和实体经济的重大探索。因此,科创板自设立之初就肩负着引领经济发展向创新驱动转型的使命。”米磊说。

  科创板要吸纳的是哪些企业?米磊给出的答案是:要鼓励有潜力参与全球竞争的硬科技企业上市,而且,必须要加速对硬科技企业的扶持力度。特别是中兴事件之后,要让这些“卡脖子”企业得到更多的资金支持。同时,还要扶持即将涌现出来的科技技术,让中国的企业能够换道超车。

  他认为,科创板要的主要是两类企业,第一类是解决“卡脖子”技术的企业。虽然我国科技实力已今非昔比,但是仍面临多个领域被“卡脖子”的问题,存在一些重大核心关键技术有待突破的“顶天不够、立地不足”的问题。这些企业,需要通过科创板来引导和引领,得到资金的扶持,解决一些关键技术。

  第二类是在新一轮技术革命中即将涌现出来的前沿科学技术,这些技术一旦商业化、产业化成功之后,就有可能引领下一轮的技术革命,就有可能让中国在这些方面实现换道超车。

  “中国更多的是需要一些单项冠军的企业,要做到细分领域的第一,这样竞争力会更强。”米磊表示,科创板对科技投资具有很好的导向,让资本更加愿意关注目前硬科技研发投入比较大的企业,因此对硬科技投资和硬科技企业本身都有较大的推动作用。“科创板提供了一个平台,能让真正的硬科技企业脱颖而出。”

  发力人工智能和芯片

  实现换道超车

  “任何一个大国的崛起,都是在一个新的赛道上崛起的。中国要想实现超越,就要在人工智能、芯片等领域发力,实现换道超车。”米磊说。

  究其原因,米磊解释称,随着第四次科技革命的到来,下一步就是进入智能化时代。

  他表示,四次科技革命的发展脉络就是“机电光算”:第一次是机械革命,第二次是电气革命,第三次是信息革命(集成电路+光纤通信),第四次是光+AI算法。过去100年,从电气化到集成电路到摩尔定律失效,下一步就是光学和算法的突破,亦是硬科技的根基。

  “信息化革命解决了信息的计算和传输问题,人工智能时代首先要解决信息的获取问题,然后才是智能分析处理。”米磊说,“目前整个信息产业正从信息化向智能化演进,在这过程中,我们的基础产业就是要从电向光演进。光学传感器是未来所有人工智能数据的主要来源。”

  在米磊看来,今天人工智能时代还没有真正到来,因为基础设施,也就是物联网还没铺设好,而物联网是人工智能的基础。人工智能一定要有物联网,当所有的传感器连起来,把所有的信息汇集起来的时候才有智能。5G的超大连接,才能让互联网每平方公里连接几万个甚至上百万个物联网的传感器,才有可能实现真正的人工智能。

  “一旦5G的设施健全之后,在即将到来的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时代,中国就有可能在应用上实现换道超车。”米磊表示,在这一过程中,离不开硬科技公司的支撑。中国要想实现伟大复兴,一定是看未来培养了多少个硬科技的冠军企业。“如果我们有几千家的硬科技企业都做到了世界数一数二,那么就一定能实现科技强国。”

  他进一步表示,其实,我们国家的芯片和材料绝大多数依赖进口,长期以来都是被忽视的,直到问题暴露出来了,大家才意识到。“为什么我们要提硬科技这个理念,就是我们发现,目前我国缺乏向硬科技精准输送血液的‘毛细血管’对接机制,存在金融资金大水漫灌问题。我们要建设国家金融体系里面的‘毛细血管’,要引导更多的金融血液流向实体经济,把养分输送到初创期的硬科技企业,让他们茁壮成长,成为国家的支柱和栋梁。科创板的推出,就是将整个链条慢慢地打通了。”

  “这就像一个人,骨头和肌肉要多一点,脂肪要有但不能太多,要有合适的比例,这样抗击打能力就强,外界一旦有了波动就能扛得住。”米磊说。

  中科院是中国科技的国家队

  要把中科院产业转化做好

  米磊现在的身份,是陕西光电子集成电路先导技术研究院执行院长——先导院致力于实现技术、市场、资本、产业的紧密结合,一站式解决光电子集成芯片初创企业的难题。

  同时,米磊还是中科创星的创始合伙人。中科创星是国内第一家专注于硬科技领域投资孵化的机构,2013年由中科院西光所联合社会资本发起创办,致力打造以“研究机构+天使基金+孵化器+创业培训”为一体的科技创业生态网络体系,为科技创业者提供专业、深度、全面的创业孵化及融资解决方案。

  对于自己的身份转变,米磊称是“一步步走过来的”,在这过程中,米磊发现,自己想做得更好,就要做到既懂科研、懂企业,也懂工程、懂投资。

  “当年英国工业革命就是因为有科学家、工程师和企业家三波力量聚集,形成了创新群体,互相促进进而解决了工业革命的进程。”米磊说,目前我国有众多的科学家,还有众多的企业家,但是硬科技的企业家比较少,因此我们要给点时间和耐心,鼓励更多的企业家进入到这一领域中来,当两者都成长起来之后,整个的创新群体就会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而这些都不是问题。

  这离不开一个群体:技术经理人。实践证明,在打通科技成果产业化的关键链条、承担科技成果转化全过程中,技术经理人是核心角色。

  “希望能有更多的技术经理人冒出来,帮助科学家从实验室走到产业化的路上来。”米磊表示。

  他同时介绍,中科创星投资了280多家硬科技企业。而挑选的标准,就是有潜力成为参与全球竞争的硬科技企业,要做到中国第一世界前三。这些企业,很多的都是来自中科院。“中科院是中国科技的国家队,有很多的顶尖科技人才和科技成果,我们首先要把中科院的科技成果产业化做好,然后把成功经验再推广到更多的高校和科研院所。”

  从所投资的企业的行业分类来看,光电芯片是中科创星的投资重点。而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基于其对行业的了解。

  对此,米磊予以进一步解释:通过观察,通信产业缺的就是核心的芯片,而我国大多数的原材料都是进口的。在2013年芯片进口超过石油之后,就意识到芯片未来会成为一个关键的领域,会成为一个战略物资。

  “当时大多数人都认为芯片不挣钱,不去投,其实芯片是真正的硬科技,风险高,周期长,但是我们就是要做,因为芯片非常重要,是国家和产业必须要解决的问题。”米磊说。

  此外,米磊认为商业航天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领域,因为未来全球大国的竞争会从制海权向制天权演进。“空间的开发,会带来新的资源的注入,带动全球经济的增长。”

  他进一步解释道,商业航天方面,未来频率、轨道等都是非常稀缺的,必须要占领,这对中国来说非常重要。所以,中国的企业家一定要有追求,要成为世界级的硬科技企业家。

  与此同时,米磊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自己当初提出的“硬科技”八大领域,与上交所提出的重点推荐的六大领域是基本一致的。所以,中科创星所投资的领域,基本上都是符合科创板的潜在标的。

  “这是基于我们对自身的预测和判断,我们投的就是要支撑国家发展的硬科技。做投资必须是要投资未来,要有前瞻性。”米磊说,做科技成果产业化,既要有实践,又要有理论,两者结合起来,才能做得更好。而做硬科技,是双重价值的——既能创造社会价值,又能给国家解决问题,还能创造经济价值,带来回报。

  记者手记

  印象米磊:我一直很快乐

  对米磊的采访,约在一个周五的下午。地点在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壹号的中科创星。

  在采访中,记者能感受到他对硬科技的热爱,以及能够帮助硬科技企业带给他的快乐。

  正如他所言:硬科技就像自己的孩子,一天天看着长大,在这过程中,自己真的是非常地快乐,这种成就感是金钱衡量不了的。

  记者还侧面了解到:米磊是西安不少中小学生的偶像。因为米磊经常会受邀给孩子们讲解科普知识。有的孩子会自豪地对朋友说,“我认识米磊博士”。

  孩子们从小热爱科学,以认识科学工作者为豪,这想必也是一件让人感到快乐的事。

  如今,米磊在做好硬科技研究的同时,还带领团队投资了大量的硬科技企业。这个专业的团队,可以为科学家们在不擅长的运营管理方面提供帮助,让科学家们更专注于自己的产品、技术。

  在采访中,米磊也表达出对中国硬科技企业崛起的期望:中国更多的是需要一些单项冠军的企业,要做到细分领域的第一,这样国家的竞争力会更强;如果我们有几千家的硬科技企业都做到了世界数一数二,那么就一定能实现科技强国。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硬科技理念提出者米磊:硬科技是中国实现新一轮技术创新的关键

2019-12-31 07:57 来源:证券日报
查看余下全文
亚洲彩票官网 亚洲彩票注册 优优彩票 六合在线 六合在线 亚洲彩票网 优优彩票官网 优优彩票网 乐盈彩票注册 乐盈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