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安宁铁钛冲A前突击分红2.76亿 关联方贡献近半净利偿债能力远低同行

2019年07月15日 08:19    来源: 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IPO被否、下嫁未成、再闯IPO,短短2年,四川安宁铁钛股份盛通彩票(简称“安宁铁钛”)马不停蹄三次冲击A股市场。

  安宁铁钛成立于1994年,25年来,一直深耕钒钛磁铁矿的开采、洗选、销售,主要产品为钛精矿和钒钛铁精矿。截至目前,公司已经做到了行业内规模领先。

  这一次闯关,安宁铁钛由上交所主板转战深交所创业板,募投项目拟投入的资金也有所调增。尽管如此,公司仍然存在不少致命弊端。

  安宁铁钛经营业绩极不稳定,盈利能力受市场波动影响较大。2014年,其净利润1.53亿元,2015年锐减至0.68亿元,2016年为1.2亿,2017年猛增至5.50亿元,去年又降至4.90亿元。

  不仅如此,安宁铁钛的净利润中,关联公司东方钛业贡献不菲。东方钛业曾是安宁铁钛控股子公司,2011年,攀钢钛业通过增资成为其控股股东,东方钛业由此变更为公司联营公司。

  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发现,虽然是联营公司,但通过投资收益、关联方销售等,安宁铁钛超过35%的净利润来自东方钛业。如果剔除税收优惠贡献,东方钛业贡献的净利润超四成。

  此外,2018年,安宁铁钛两次突击分红,共计分掉2.76亿元净利润。与之相对的是,近几年,安宁铁钛的偿债能力均低于同业可比上市公司均值。而且,此次IPO,公司拟使用募资1亿元补充流动资金。因此,公司也存在刻意圈钱嫌疑。

  上周,针对上述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安宁铁钛发去了采访函。截至截稿时止,未收到具体回复。

  道氏技术实控人IPO前撤退

  再次闯关IPO前,A股公司道氏技术实控人荣继华突然大肆出让股权,让安宁铁钛IPO蒙上了一层阴影。

  安宁铁钛的前身是成都无缝钢管公司潘家田矿产有限责任公司,1997年更名为米易县安宁铁钛有限责任公司,彼时,还是一家乡镇企业。历经多次股权转让,直到2005年,公司现任实控人罗阳勇才上位,其控制的弘扬钛业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2010年,安宁铁钛完成产权界定,对此前的工会持股、股权变动不规范情形进行了清理规范。或许是从此时开始,安宁铁钛有了上市打算。

  2016年,安宁铁钛宣称优化股权结构、借鉴上市公司管理经验,引入创业板公司道氏技术董事长兼总经理、实控人荣继华为股东。当年11月,荣继华出资6960万元参与增资扩股,获得5.66%股权。

  荣继华入股4个月,安宁铁钛就向证监会递交了上市申请,不到半年就进行了预披露更新。当时,保荐人为信达证券、上市地点为上交所。募投项目为三个,分别为潘家田铁矿技改扩能项目、钒钛产业研发基地、补充营运资金,分别拟使用募资6。77亿元、1。49亿元、3亿元,合计募资11。26亿元。不幸的是,当年12月19日,安宁股份首发上会被否。

  过了4个月,去年3月19日,荣继华将其所持安宁铁钛600万股中的500万股转让给罗阳勇,荣继华仅保留100万股。此番转让,荣继华收回8500万元投资。以转让价17元/股计算,短短两年时间,荣继华获得投资收益3240万元,收益率高达46。55%。

  然而,这一收益率与上市盛宴相比,还是相距甚远。诡异的是,为何在此时,荣继华要大举撤退?

  诡异之处还在于,同在这一天,A股公司龙蟒佰利停牌筹划重组安宁铁钛,后者试图借此曲线上市。作为当时持股超过5%的重要股东,荣继华应该知晓此事,那么。遇此利好,荣继华仍然选择撤离,令人生疑。

  安宁铁钛在招股书中解释荣继华转让股权原因,称其系资金周转需求。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去年上半年,荣继华所持道氏技术股权质押率最高时为71。87%,当时,公司股价处于高位,应该不存在爆仓风险。

  去年10月,试图曲线上市未果后,安宁铁钛再闯关IPO。这一次,保荐人变更为华西证券,上市地点为创业板。

  转换赛道,安宁铁钛能如愿吗?

  东方钛业贡献超四成净利

  备受发审委、市场关注的关联交易,注定是安宁铁钛不易迈过去的槛。

  在安宁铁钛的关联交易中,东方钛业影响非同凡响。

  东方钛业成立于2006年6月9日,注册资本3亿元,去年实现净利润2.13亿元。

  招股书显示,2006年,安宁铁钛和公司实控人罗阳勇之妻刘玉霞合计出资1亿元设立紫东钛科,2007年,刘玉霞将所持股权转让给紫东投资。当年8月,安宁铁钛将所持49%股权转让给攀钢钛业,后者为攀钢集团下属子公司。

  此次转让股权原因为,紫东钛科拟筹建年产10万吨钛白粉项目,总投资超过10亿元,安宁铁钛及紫东投资后期均存在投资压力。同时,攀钢钛业在钛白粉领域具有先进技术及管理经验。股权转让完成后,紫东钛科更名为东方钛业。

  2011年,东方钛业增资扩股,攀钢钛业和安宁铁钛分别出资9700万元、300万元。结果是,攀钢钛业持股65%、安宁铁钛持股比降至35%,东方钛业由其控股子公司变为参股公司。

  虽然只是参股公司,但东方钛业的贡献不小。

  从行业角度看,安宁铁钛为东方钛业的行业上游,因为,东方钛业为安宁铁钛客户,后者主要购买其钛精矿产品。实际上,自设立以来,东方钛业一直是安宁铁钛重要客户。2016年至2018年,安宁铁钛向其销售的收入分别为5073.63万元、1.36亿元、2.25亿元,分别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6.88%、10.56%、18.29%,占比逐年大幅提升。

  安宁铁钛称,公司向东方钛业销售占比不超过20%,因此对其不存在重大依赖。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以2018年为例。这一年,安宁铁钛钛精矿产品营业收入8。38亿元,毛利6。57亿元,贡献公司7。24亿元毛利总额的90。64%。东方钛业贡献的毛利为1。76亿元,占比超过26%。

  去年,公司净利润为4.90亿元,剔除投资收益影响,净利润大约为4.47亿元。而投资收益中,来自东方钛业的投资收益约为0.72亿元。以此推算,东方钛业贡献了38.37%的净利润。如果再剔除去年高达0.43亿元税收优惠影响,东方钛业贡献的净利润则达到45%。

  近年来,来自东方钛业的投资收益贡献逐年增长。2016年至2018年,这一数据分别为1401。45万元、5224。91万元、7214。59万元。

  显然,关联交易占比如此之高,对安宁铁钛IPO而言,无疑是一道不易绕开的障碍。

  一年两次分红2.76亿再募资1亿补血

  安宁铁钛还存在圈钱嫌疑,也备受市场质疑。

  本次IPO,安宁铁钛拟募资10.68亿元,募投项目仍然是3个,分别为潘家田铁矿技能改造、钒钛磁铁矿提质增效技改以及补充营运资金,拟分别使用募集资金6.04亿元、3.64亿元、1亿元。相较前次IPO,只有潘家田铁矿技能改造项目没有变动。补充营运资金项目由此前的3亿元缩减至1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使用募资补充营运资金原本没有必要。虽然安宁铁钛业务具有周期性,净利润波动幅度较大,但近几年,随着钛精矿等产品价格大幅上行,公司盈利能力也大幅飙升。2016年,其净利润为1.21亿元,2017年飙升至5.50亿元,增幅高达3.55倍。去年,虽然净利润有所下滑,但仍然有4.90亿元,较2016年也增长了3.05倍。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为2.3亿元至2.5亿元,基本上与上年持平。

  截至去年底,公司货币资金为2.39亿元,较上年增加1.20亿元,债务方面,除了短期借款1.41亿元外,无其他债务。而且,短期借款较2016年的4.79亿元减少了3.38亿元。

  在这种形势下,安宁铁钛似无募资补血必要。当然,与同业可比上市公司相比,安宁铁钛的偿债能力还是处于劣势。

  截至去年底,安宁铁钛的资产负债率(母公司)为30.56%,同业均值为26.24%。其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分别为1.06倍、0.92倍,同业均值为2.51倍、2.28倍。

  对此,安宁铁钛称,公司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主要是公司融资渠道单一。公司在持续经营的前提下,能否偿还流动负债,因此,公司短期偿债风险较低。安宁铁钛还认为,随着公司上市成功后募资到位以及募投项目投产盈利,公司偿债能力将进一步增强。

  其实,如果不是大举分红,安宁铁钛的偿债能力并不比同业可比上市公司低。

  招股书显示,2017年,安宁铁钛实施每10股派现5元的分红方案,合计派发现金5300万元。而在去年,公司先后两次实施分红,分别为每10股派现20元、每10股派现6元,分别派现2.12亿元、6360万元,合计为2.76亿元。去年一年派发的现金红利是上年的5.21倍。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去年第一次现金分红是3月20日,正好是龙蟒佰利停牌收购安宁铁钛的第二天。第二次现金分红是6月19日,此时距离被收购终止已有一个月,公司正在筹划再次闯关IPO。由此可见,去年,安宁铁钛存在突击分红嫌疑。

  显然,如果没有这些突击分红,公司足以还清银行借款,偿债能力将大幅提升。突击分红后,再使用募资补充营运资金,安宁铁钛借助上市圈钱的意图较为明显。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安宁铁钛冲A前突击分红2.76亿 关联方贡献近半净利偿债能力远低同行

2019-07-15 08:19 来源:长江商报
查看余下全文
荣鼎国际开户 乐盈彩票APP 亚洲彩票注册 盛通彩票网 盛通彩票注册 优优彩票网 优优彩票网 亚洲彩票官网 亚洲彩票app 亚洲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