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养生堂背书厦大加持 万泰生物二闯A股

2019年06月18日 09:27    来源: 时代周报     章遇

  尽管农夫山泉一直宣称没有上市计划,但母公司养生堂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养生堂”)旗下另一家企业的IPO已经有了实质性动作。

  近日,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盛通彩票(以下简称“万泰生物”)再次更新招股书,申请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拟募资3。8亿元,投向化学发光试剂及宫颈癌疫苗等项目。这并非万泰生物第一次闯关A股。早在2016年,万泰生物就提交过招股书,但其首次IPO申请在2017年底被终止审查。

  作为养生堂体系内专注于体外诊断和疫苗的平台,万泰生物在血源筛查类诊断试剂市场一直稳居前三,还手握第一个申报上市的国产宫颈癌(HPV)疫苗。但随着行业竞争加剧以及产品更新换代,公司近两年的收入增长明显乏力,净利润也出现了下滑。

  就公司研发与经营相关问题,时代周报记者向万泰生物邮箱发去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有回复。

  背靠养生堂

  在商业界和资本圈,养生堂素来低调而隐秘,其实际控制人钟睒睒也鲜少在资本市场露面。此次万泰生物IPO的招股书,揭开了养生堂的商业版图。

  养生堂是一家专注于大健康领域的投资性公司,主要投资方向为饮用水、保健及健康食品、生物医药等,旗下除了农夫山泉之外,其控股的企业还涉足诊断试剂、疫苗、保健品、化妆品、种植业以及房地产等多个行业。

  而万泰生物并非钟睒睒一手创立。其前身北京万泰生物制品盛通彩票成立于1991年4月,系由北京福瑞生物工程公司与日本国长富有限会社共同出资设立的中日合资企业。

  早期十年间,万泰生物股权几经转让,数次易主。直到2001年11月,养生堂入主成为公司控股股东。而两者的交集与厦门大学有绕不开的关系。

  2001年,万泰生物原股东香港新维再次萌生退意,其实控人田飞、田津英欲将持有的股权进行转让。巧合的是,当时万泰生物和养生堂均与厦门大学有合作,钟睒睒得知此事后,以1710万元接下了万泰生物95%股权。

  从股权结构来看,截至2019年3月末,钟睒睒直接持有万泰生物20.21%股权,还通过养生堂间接持有63.35%股份。合计起来,钟睒睒控制着万泰生物83.56%的股权,处于绝对控股地位。邱子欣等146位自然人持有余下的16.44%股权,其中大部分为万泰生物的各级骨干员工。

  值得一提的是,万泰生物还存在部分经销商持股的情况。招股书披露,经销商上海热景、杭州热景、上海杰核泰的实控人陆其康,以及哈尔滨鑫万泰、哈尔滨成益的实控人张振威均持有公司约0。77%股权,另一经销商济南康同的实控人史天轶持股0。03%。最近两年,万泰生物与持股经销商之间的交易额分别为5674万元、5605万元,占公司营收比例约为5。77%、5。9%。

  源头研发靠厦大

  万泰生物至今仍与厦门大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事实上,其主营的免疫诊断试剂产品、化学发光诊断试剂产品以及戊肝疫苗都来源于与厦门大学的合作研究成果,其中包括正在申请上市的二价HPV疫苗。

  招股书显示,万泰生物拥有的56项发明专利中43项与厦门大学共同持有,85项外国专利中有69项专利与厦门大学共同持有。

  “借用外部力量合作研发,也是一种开放式创新的方式,在研发创新越来越难的背景下,越来越多药企采用这种研发模式。但自身研发平台搭建、技术积累依然是必不可少的,药企的长期发展要看储备。”深圳一位专注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大股东养生堂自2000年开始与厦门大学合作建立“厦门大学养生堂生物药物实验室”,基本上协议期满后进行续签。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该实验室的负责人夏宁邵教授自2007年至2015年11月一直在万泰生物担任董事。

  目前,双方正在履行的协议是2011年签署的《“厦门大学养生堂生物药物联合实验室合作”研究协议》,协议期限自2011年至2021年。

  数据显示,2016―2018年度,万泰生物支付给厦门大学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142万元、2700万元、1000万元,分别占当期研发费用总额的24.15%、17%、7.23%。同期支付给厦门大学的提成金额分别为416.82万元、484.79万元、386.02万元。

  万泰生物坦言,如果与厦门大学的合作协议到期后不能续签,公司诊断试剂产品的更新换代和新产品推出速度可能会受到一定影响,但“公司加强了自身研发能力建设以及与其他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合作,在研发方面对厦门大学不存在重大依赖”。

  业绩增长乏力

  出于避免潜在同业竞争的考虑,养生堂和万泰生物对生物医药领域的业务范围进行了界定划分:万泰生物从事以疾病诊断、疾病预防为目的的产品,养生堂方面则从事以疾病治疗为目的的产品。而此次重新申报上市前夕,全资子公司万泰沧海将溶瘤病毒、乙肝病毒等生物医药技术剥离给了大股东养生堂。

  经营业绩方面,2016―2018年度,万泰生物分别实现收入8。44亿元、9。5亿元、9。83亿元,营收增速明显放缓;同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33亿元、1。11亿元、1。19亿元,亦出现小幅小滑。

  “在免疫诊断领域,化学发光逐渐在替代原来的酶联免疫产品。这块以前是外资企业独占市场,现在越来越多国产诊断试剂厂家也推出了化学发光产品,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对万泰也是不小的压力。”前述投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万泰生物的主要收入来自各类诊断试剂,占比一直在八成以上。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其化学发光试剂销售额已从2016年的605.72万元增长到了2018年的9671.24万元,占营收的比重提到了10.26%。

  而尽管头顶光环,公司的疫苗业务板块却一直未见起色。

  据悉,该业务主要由子公司万泰沧海运作,目前在销的产品只有2012年上市的戊肝疫苗。这款疫苗是全球首个上市的戊肝疫苗,但上市至今销量一直未有突破。2016―2018年度,其销售额仅为454.8万元、318.88万元、818.94万元,对公司收入贡献不足1%。

(责任编辑:蒋柠潞)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养生堂背书厦大加持 万泰生物二闯A股

2019-06-18 09:27 来源:时代周报
查看余下全文
盛通彩票登陆 乐盈彩票官网 优优彩票APP 盛通彩票官网 盛通彩票注册 荣鼎国际网 荣鼎国际APP 盛通彩票app 优优彩票注册 荣鼎国际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