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白银投资“对赌游戏”还在玩 做市商制度并未暂停

2014年04月30日 08:07    来源: 北京商报    

  高收益类投资背后往往铺设着阴险的陷阱,而这些营销机构又总能钻监管盲区的空子。最近,江苏省金融办向下辖的市级金融办和各类交易场所下发的一份通知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份通知针对目前贵金属交易中投资者利益屡被侵犯的情况,将在江苏的交易场所“分散式柜台交易”叫停。北京商报记者从江苏一家交易所人士那里证实了这一消息。由于目前对各类交易所监管职责划分不清,因此出现了监管难、难监管的尴尬局面。

  白银对赌游戏持续

  距离央视曝光白银交易实为对赌游戏接近两个月, 昨日李先生(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描述了被卷入现货白银公司进行投资半个月内亏损30万元的事实。李先生表示,去年,一位现货白银公司业务员加了他QQ,并一步一步诱导他参与现货白银交易。在半个月内,李先生亏损了30万元。“在下单过程中,这些现货白银公司分析师会误导你,让你下错误的单子,即使是正确的操作方向,这些分析师也会让你立即平仓。”李先生说道。

  “3·15”晚会央视曝光现货白银投资实为对赌游戏后,一些地方政府开始对这些交易所进行监管。江苏金融监管部门日前在调研和日常监管中发现,目前,部分交易场所在白银等贵金属交易中采用了“分散式柜台交易”,使得经纪商会员和投资者之间存在严重利益冲突,大量白银投资者因此损失惨重。

  据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分散式柜台交易”就是说经纪商会员充当做市商,持有头寸与投资者相反,形成对赌关系,这就是贵金属交易市场的“类做市商”制度。中国国际期货研究院副院长王红英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各类交易所的做市商制度存在两种模式,一种是自营式模式,交易所的综合类会员单位持有对赌头寸,会员单位直接与客户进行对赌;另一种方式是结算会员单位通过将投资者头寸放在国际市场上进行对冲以控制自身风险。

  做市商“坐吃头寸”

  不过现状是一些黑心投资平台并没有拿客户头寸入国际市场进行对冲,而是直接与客户对赌,以达到所谓的“吃头寸”的目的。北京金融证券律师王德怡向北京商报记者详细解释了一些黑平台利用做市商制度来骗取投资者资金的途径。王德怡表示,通常在证券市场上,做市商为投资者提供买卖双边报价进行对赌交易,通过报价的更新来引导成交价格发生变化。由于这种方式与赌场庄家非常相似,所以也叫做庄家制度。

  “一般意义上的做市商与客户是一对多的关系,但贵金属黑平台与投资者是一对一的关系,所有客户均以交易所或其会员为永恒不变的直接买卖对手方。在交易中,由于交易软件是定制的,因此能从电脑技术上单方操控价格,从而完全控制双方的交易。相当于双方打一副牌,投资者处于明牌状态,交易所或其会员坐庄还抽老千,投资者自然没有赢钱的可能。”王德怡说道。

  王红英认为, “现货贵金属交易所利用期货的模式来进行交易,甚至采用坐庄做市商的模式,很多单子并未进入交易所,就形成了对赌的交易机制,这很明显就侵害了投资者的利益,客户亏钱了,做市商就赚钱了。另外,由于做市商制度的庄家有权不下单,从操作上也存在对赌功能,一些白银公司串通软件公司在后台篡改数据,改变交易价位,导致投资者亏损等问题十分频繁。除此之外,由于交易所的做市商制度模式不透明、不公开,对于客户的保证金也没有保证金监控中心来进行监管,容易出现一些会员单位卷款出逃的情况。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国内目前对于做市商制度并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来监管,因此投资者在亏损之后,也容易引发争议”。

  做市商制度并未暂停

  据媒体报道,江苏金融办还对涉事交易场所业务扩张进行了限制,要求相关交易场所交易模式变更过渡期间,不得发展新会员单位、代理机构(或称为“会员”、“居间商”等)。但是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对于这个禁令,交易所以及会员单位目前并没有按规定暂停相关扩张业务。

  上述江苏某交易所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江苏省金融办确实下发了此文,但主要是针对另一家交易所,要求其会员单位停止开发新客户。虽然他们交易所也是采取的做市商制度,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任何影响,仍可以招募会员。

  这位负责人表示,"3·15"央视曝光现货白银实为对赌游戏后,有不少亏损的投资者在政府部门拉横幅上访,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因此政府部门想趁机整顿这些交易所”。

  而江苏另一家交易所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他们并没有采取做市商制度,而是采取撮合制度,因此金融办下发的通知与他们也没有关系。

  北京商报记者再度以加盟会员单位居间商的身份对这些现货公司进行调查。江苏一家交易所下属的某会员单位加盟部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他们公司同样采取的是做市商制度,但是招募居间商一直没有暂停过,也未受禁令的影响。

  监管陷入“中国式尴尬”

  事实上,全国多家金融证券类交易所只有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大连商品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以及上海黄金交易所五家交易所有专业的金融监管部门进行监管,而其余遍布全国的数百家交易所均只有省政府批文,并没有专业的金融监管机构来进行监督,导致交易所市场乱象横生。

  然而证监会此前在新闻发布会中表示,对于全国各地的交易所进行了整顿。整顿结果到底如何?北京商报记者此前在4月21日出版的投资周刊《失控的交易所》中进行了详细报道,调查发现不少交易所在整治之后,仍通过改名来逃避清查,由各类交易所改成了交易中心、交易场所、交易管理、交易市场等类似词。只需要地方政府的批文这一个硬性指标,就能成立一家交易所,而交易所对于会员单位的审核同样很松。

  事实上,对于交易所的监管问题目前陷入“中国式尴尬”,到底这些贵金属交易所由谁来监管,谁也说不清楚。在银河期货首席宏观经济顾问付鹏看来,由于交易所的审批权在各省金融办,因此监管权理应也归属地方政府金融办,不过由于地方政府金融办可能不太熟悉做市商制度的运作或者政府因税收利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导致黑交易平台仍在市场上运行。

  北京商报记者查阅江苏金融办的工作职责发现,其官网增加了交易所监管职责。江苏金融办网站显示,根据《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办发〔2011〕38号)(以下简称“38号文”),各类交易场所由省级人民政府按照属地管理原则负责监管。

  王红英认为,国务院授权的是地方政府监管现货交易所,在现货市场进行买卖,不涉及金融交易,但是像白银等贵金属交易所,他们做空单以及保证金等信用交易模式采用的均是金融手段,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如果是金融手段,应该由专业的金融监管部门来监管。

  王德怡也表示,造成现货白银成“现祸”的乱局,相关职能主管部门确实监管不力。当务之急是叫停借“现货”之名进行的非法期货交易,为亏损投资者提供有力的司法救济渠道。对此,证监部门应主动出击,有所作为。

  另外,“做市商制度起源于美国纳斯达克市场,是一种证券交易制度。在我国,证券行业主管部门是证监部门,地方政府或其下设的金融办公室本来就没有批准相关贵金属公司采取做市商模式进行交易的职权,其叫停同样是一种越权行为”。王德怡强调。

  资深分析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交易所陷入“中国式尴尬”的主要原因在于各个监管部门的权力并未划清,省政府不想放权,而金融的监管部门也在争取进行监管,应该建立多部门的部际联席会议对这些交易所进行监管。


(责任编辑: 蔡情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盛通彩票网 六合在线 亚洲彩票平台 亚洲彩票注册 盛通彩票登陆 盛通彩票注册 亚洲彩票注册 优优彩票APP 六合在线 盛通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