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陈仲强: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取得四大成就 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委员陈仲强: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取得四大成就

2011年03月06日 17:29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其实我觉得在我们老百姓来看,看病难,看病贵的这样的一个问题,好像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那么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陈仲强:我觉得应该客观的讲呢,政府这几年通过医疗卫生实验改革做了很多的事情。第一件事情呢比方说新农合。新农合是农民过去,那么多农民没有任何保障的开始有了保障,那么得到支持,那么过去不看病,现在开始看病了,这样的一个医疗的需求大量的释放。第二一个,城镇的医疗保险过去比方说50%,60%,现在呢覆盖面扩大到90%,好的呢接近到了100%,就是这样。第三个呢就是在看病支付比例在提高,那么,这个意味着老百姓在看病的时候自己花钱花得少了,那么还有一系列,包括药物的降价,耗材的降价等等这些措施。所以,事实上呢在解决看病贵上来讲呢,我觉得要看到过去,还是政府采取了相当大的措施,来去调整这一块。

    看病难呢,我觉得就是说在我们的边远地区,不发达地区,医院的资源非常地匮乏,医生匮乏,造成了患者的常见基本病全国跑,造成了很大的费用,很大的负担,真正难的我觉得是这一块。大城市是不是难呢?应该说呢,从某种程度上,似乎给人的感觉是很难,因为要排队,要倒号,要挂号等等,很辛苦,要看一天,那么这样一个过程,集中了很多的病人。但是要细化分上来看呢,我觉得也要公平的讲,包括大城市有那么多的大医院,三甲医院很多,并不是所有的三甲医院都有那么多患者,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说,你的常见病不一定都要到那么大医院去看,二甲医院,或者家门口的医院也挺好。那么他为了说我追求一个心里踏实,我一定要到最好的医院,还要选择最好的医生,那么,这个因素就造成了他的这种表象就很难。那么加上这个,包括我们现行的体系,如果和这个国外比,原来老和国外比,国外真实的情况怎么样呢?

    我自己碰到的一个例子就是,在英国,1991年,患者到门诊,我在一个专科医院,他们看病的时候已经是半年了,约了半年。然后我问你哪儿不舒服,然后他说我没有不舒服,我说你不是关节疼吗?因为有写的那个确定信上嘛,关节疼嘛,他说我关节也不疼,我说走路有什么困难吗?没有困难,我说那你为什么还要看呢?他说我约了,我当时非常惊讶,约了半年呀。但是我也非常敬佩他,他约了半年,老年患者是又救护车从家里给他运过来,很方便,而且是在门诊室等了20分钟就看上病了,所以体现了他这一块就很方便快捷,但是大家不知道背后什么样。

    所以中国的问题,我想,要解决这一块的问题呢,要观念的引导,制度的设计,还有患者的有效的这样一个分流,可能还要做很多的工作。

    中国经济网:我们知道,今年是这个新医改重点实施的攻坚年,也是收关年。那么您总结一下,这三年来我们这个中国的这种新医改带来哪些,就是有哪些新的特点,有哪些新的成就?

    陈仲强:我们还是要看到,刚才我前面谈到的几个大的方面的重大突破,第一个呢就是说,基本药物制度的建立,第二个呢就是说,保险覆盖面的扩大,支付比例的提高,新农合的建立。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大的一个突破,这个是老百姓看病能够得到重大支持。过去通常说看病贵,因有病不敢看,或者因病返贫,很大的一个因素在于缺少保障体系的支撑,那么这是这样。那么接下来我们再看呢,就是对公共卫生服务这方面,社区的医疗的建立,都做了很大的这样一个动作,是这样。也包括为了改善,改变目前看病贵,看病难呢,这个卫生部在近两年重点抓了县医院的建设。就区域的医疗,在任何一点都有一个比较好的医院的这个建置,这样就提高了技术水准,那么使基本医疗能够在当地得到解决,避免患者全国跑了问题。

    所以我个人觉得呢,政府在这方面还是做了很大的努力,是这样。当然对于医改来讲,我们的期盼,我觉得要有一个正确的期望值,因为他所支付的水平,所提供的服务,离不开国家的经济水平,他是需要一步一步去走的,医改三年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很多方面有重大突破,但是这种改革将是持续的,将是长期的。

    中国经济网:我们前两天看到一条消息,就是卫生部的部长陈竹呀,他说欢迎民营资本进入到这个医药市场,那么您如何看待这种民营资本,还有这些,就是说民营企业的这种医院,因为我们看到现在民营企业的这些医院好像特别的乱,没有一个特别正规的这样的一个系统的规划,那么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陈仲强:你刚才说的都是客观事实,总的来讲,现在民营企业相对的比较乱,规模比较小,实力比较弱,那么,我觉得这主要由于这么多年整个的市场没有完全放开,在初期这样一个现象,这样一个结果。但是从长远来看呢,我觉得放开是非常聪明的,也是必须的这样一个必走的这样一个道路。

    中国的医疗需求可以是多方面的,医疗需求也是巨大的。所以,国家、政府,我们只能提供的,我个人认为,还是基本医疗。作为一个基本的保障,基本医疗,而要有不同的层面,不同需求得到更好的服务,或者满足不同群体的需要的话,我觉得民营的放开,不同品质的医疗,不同层面医疗需求的放开,才能够满足整体的需要。

    中国经济网:那么其实民营基本进入的话,对于我们这种公立的医院,也会面临很大的挑战。那么您觉得应该如何去应对这种挑战呢?

    陈仲强:这就是竞争了,那就要促进或者是要不断地要加快公立医院的改革,管理水平的提高,提高自己的生存和竞争能力。

    中国经济网:那我们两会前也是做了一个网友的调查,很多网友点题,我们来采访。今天正好有这样一个机会,想要请问您,就是有一个网友他特别关心这种小病吃贵药的这样的一种情况,那么您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陈仲强:小病吃贵药是大家比较关注的,或者说,我个人来讲就是说这种现象有没有?是有的。但是,这方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觉得要克服这种片面的看法呢,一说小病吃贵药,就把这个责任完全推介给医务工作者,我觉得这是不公平的。那么,应该看到方方面面的因素,从治疗治病的理念,因为我觉得这也是应该,我们力倒在更大的范围,要转化患者,或者说公众对于治病的这样一个理念,因为很多的话,可以,他有一个直线性的疾病,大通过调养,他通过休息,不吃药,他也能恢复。但是这个过程当中,如果给他一些支持,能够帮助他恢复得快一点,能够目前让他感觉到减少一点痛苦,舒服一点。我觉得像感冒这样一类的这样一个疾病。

    那很多患者觉得说,我在这看了病的话,如果我没有输液的话,或者没有吃药的话,等于我这个病没有看。第二个呢,如果说不给我药的话,不吃药的话,那么如果真的有问题的话,医生要忽略的话,那你怎么不给我开药,我就想要这个药你不给我。不要,完了,吃完了,我最后不好怎么办?这个患者会不会追究我的责任,这个很简单一件事情。这个很多碰到复杂的病,这类问题都有,作为医生的这种保护性医疗,因为顾虑或者惧怕这种纠纷,所产生的一种反应,这样的一些情况。当然呢,也不排除在治疗上来讲,确实可能有些个别的医生,开的处方大一点,不合乎规则,我觉得那是管理上的问题。而不能把所有的责任统统,我觉得归结到医务工作者,我觉得是不公平的。

    中国经济网:其实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这个老百姓和我们的医务工作者,也应该互相理解,互相体谅。

    陈仲强:这是非常重要的。本来医务工作者和患者,应该具有非常亲密的关系,非常信任的关系,而现在在这个过程当中的话,如果首先出发点,对患者来讲,医生是不是要通过给我治病,或者处方他的这个处理,是不是他得到什么好处?而医生呢要想,患者是不是在这里头防着我什么,是不是会在哪些方面,万一有了什么问题,或者找我找后帐,追究我的各种各样的责任,那我就给你采取最保险的措施。比如说有些病的检查,一两项的检查,能够看清楚,我通过技术力量,能够给你一个很确切的答复的话,但是由于,即便是这样,也会有比方说2%,3%,5%,可能他是另外一种情况,那我绝对不会为了5%我承担责任,那么该做的所有的检查都给你做了。最后让你力求百分之百肯定错不了。这时候呢,就可能产生了一个叫保护性的医疗行为。但是对于患者的角度来讲呢,他是不是又过度了,怎么给我查那么多呀?这就是这种关系。

    完全靠我们叫规范、规则,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而这个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就是,建立医生和患者相互信任的关系。我们像朋友一样,真心处地为你去着想,而大家能够相互信任,我才会给你在这当中去把握,你要真的万一过程当中我有什么疏忽,或者有些什么失误,也可能对你伤害,患者说我也能够理解,形成这样的关系,才可能说在这个过程当中,那我就说通过我的技术水平的判断,不一定做那么多。否则的话,我们就可以非常机械的硬套,按照这个你必须都做了,这些问题才能除外,会不会就是这样一个结果呢?对吧,我不知道,也许大家能够听明白我说的意思。

    中国经济网:那只有这种关系越来越和谐,可能我们真正这种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好的,非常感谢陈院长今天作客我们的节目。

    

(责任编辑:王慧梅)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商务进行时
上市全观察
乐盈彩票官网 盛通彩票官网 盛通彩票app 诚立荣鼎信誉天下 亚洲彩票 盛通彩票官网 六合在线 亚洲彩票网 盛通彩票app 六合在线